为居民送药的武汉社区志愿者
来源:为居民送药的武汉社区志愿者发稿时间:2020-04-01 06:08:32


美军确认首例现役人员新冠病毒死亡案例。(图源:法新社)

问题在于,特朗普从来都是善变的。一旦随着疫情变化,他会不会再次认定“还是任性一下对选情更有利”,二人关系会否再次画风突变,恐怕还不得而知。3月31日,北京青年报记者从北京市商务局了解到,为鼓励本市百货、购物中心等大型商场疫情期间正常经营,经市政府同意,拟对采取减免租金举措的运营单位给予适度补贴。其中,最高奖励金为50万元。

福奇并不只是个沉湎于书斋、图书馆和实验室的科学家,更是个关注社会、积极在本专业领域影响公共政策以应对疫情冲击的人。

两天后,福奇就对《科学》杂志表示“我永远不会这么说话”,并无奈地称“我总不能跑到麦克风前把特朗普总统推下去,既然他都这么说了,让我们想办法下不为例吧”。

3月30日,福奇对媒体表示,特朗普“正在听取工作组和我本人的意见”,呼吁媒体不要渲染“我和总统的‘较量’”;一天后,特朗普的“好人论”也应运而生。

据美国约翰斯·霍普金斯大学发布的实时统计数据显示,截至北京时间3月31日7时45分左右,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超过78万例,共计782365例。其中美国共报告新冠肺炎确诊病例161807例,确诊数居全球首位,死亡病例2978例,康复人数5644人。

3月30日,福奇称“疫情如控制不当可能会有二次高峰期”,并表示“导致10-20万人死亡也有可能”,但强调“通过努力可以改变”。

耐人寻味的是特朗普本人的意见。

特朗普、福奇的关系走向

自里根时代以来,他不断就联邦政府如何调整公共防疫政策献计献策。